$r['title']
人民教育家施振西和他的教育生涯
文章發布于:2009-12-12 20:54:00
                                                                  深圳振西科技學院院長施振西

     作為中國民辦教育杰出代表,2004年8月施振西應邀以“世界和平大使”身份,參加了在山東篷萊和美國白宮廣場同時舉辦的世界和平節,在“世界和平與發展論壇”演講,并獲聯和國世界和平署官員頒發“世界和平與發展貢獻獎”,先后應邀赴人大、北大、北師大演講。

     2004年年終,再訪深圳振西學院及其創始人施振西,發現與2003年7月相比,深圳、廣州、粵西三大校區校園面積擴大了60倍,在校生規模擴大了8倍,期間還獲評“廣東十佳民辦大專院校入圍獎”、“2003廣東最具競爭力民辦高校前10強”,名列深圳民辦高校榜首;2004年歲首獲“中國民辦百強學校” 稱號,歲末則又獲了“中國民辦50強學校”稱號,施振西還獲中國教育家協會授予的“優秀教育家”獎。用“飛躍”、“巨變”來形容這所充滿生氣、蓬勃發展的民辦名校,實不為過。

一項創新為改革開放做出特殊貢獻

     振西學院的發展是和創始人施振西在教育上勇于創新,不斷創新分不開的。

     早在八十年代中期,施振西就創造性地運用民辦教育機構,為宣傳、實踐小平理論,為改革開放服務。曾在杭州組織了國內最早的,一周內聽眾超萬人次的“十大著名經濟學家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研討班”,來自北大、清華、中央黨校等全國著名高校參加學習的教授就達幾十位,整個活動震動了當時國內的理論界。緊接著又舉辦了一期期在國內頗有影響的改革開放的理論與實踐結合的研討班,并組織一批批沿海地區黨政、企業領導到當時頗具爭議的深圳特區考察、學習、取經。當時因得不到理解,在被省級領導撤去兼職校長職務,受到批判的情況下,又移師深圳,組織了中國有史以來,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由平民百姓運用先進理論——小平理論,采用先進實踐經驗,即深圳特區改革開放的經驗,對黨政領導骨干,企業領導骨干的一次規模最大的民間辦學活動。孔夫子幾十年只不過弟子三千,而振西學院的創始人——施振西,僅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在三、五年內就組織了包括副省級在內的官員、企業廠長、經理、包括中央黨校、中宣部、中組部、上海市委、北京市委及一些省直機關的干部四萬余人。在中國的改革開放關鍵時刻,在許多領導骨干對深圳特區改革開放,到底姓“社”,還是姓“資”爭論不休的時候,通過對深圳特區的直接的理論與實踐結合的考察、學習,幫助大量的領導骨干,這些國家各級機構的棟梁,迅速轉變觀念,站到改革開放的第一線。為此,中共深圳市委、市政府六個領導機構,破天荒地聯合發文,在中國教師節十周年之際,向市長推薦振西學院的創始人施振西,為市級優秀教師,以表彰其為改革開放做出的特殊貢獻。

一個創意促進兩大產業發展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后期,施振西就很關注當時國內計算機在管理上的應用與科技培訓。看到一些大企業的計算機房,只不過是個花架子,而計劃體制的科技培訓,更嚴重束縛了科技應用人才的培養。八十年代后期,初到深圳,他看到經濟蓬勃發展的深圳特區,只有少數合資企業的外方人員運用計算機進行管理,而中方還是運用老式打字機打文件,在機關、企業,辦公室自動化幾乎是零。王永明發明的五筆字形也只是在小范圍內推廣。

     勇于創新的施振西,把這些看成是科技培訓的巨大市場,僅在一年時間內,就獨樹一幟,由白手起家,建立了分布全市8所計算機房,構建了中國最早的計算機應用與辦公室自動化的連鎖培訓的產業,年培訓計算機應用與辦公室自動化人才萬余人次。并進而把培訓的對象從最初的打工仔、打工妹、企業經理擴大到中、小學生、機關干部,普及到千家萬戶。特別是通過大量的廣告與媒體的報導,把這種沖破國家計劃體制的面向市場的大規模的科技培訓的模式,迅速推廣到全國,成為教育產業中發展最早、最快的培訓產業大軍。

     正是這種面向市場的大規模計算機應用普及的培訓,有力地促進和培育了微型計算機應用的市場,在中國成為微型計算機應用進入各行各業,進入千家萬戶的開路先鋒,擔當了中國計算機產業發展的墊腳石,為其后的產業大發展搶了頭功。

     有人開玩笑說,一個中國人民大學的文科畢業生,想出了一個大規模計算機連鎖培訓的創意,促進了科技培訓產業與計算機產業兩大科教產業的發展。

一個面向走出民辦教育產業的新路

     從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深圳振西科技學院的前身——深圳環球科技與管理培訓中心,在面向市場方面,突破了培訓的計劃體制,把培訓特區急需的各類人才與市場掛鉤,僅前五年就為深圳特區培訓了各類社會急需的人才十萬多人次,走上了發展民辦教育產業的新路,成為特區當時規模最大,最受社會關注的教育培訓機構,經媒體宣傳報導后,帶動了特區整個教育產業的發展。

     深圳特區這條以民辦教育產業為主力軍的成人職業教育的業績,在特區改革開放初期,成為改革開放成就中一顆十分躍眼的明珠。一九九三年,深圳市民投票,把深圳成人、職業教育,推為深圳特區改革開放的十件大事之首。同年,深圳環球科技與管理培訓中心被評為深圳市先進教育機構,并被評定為深圳市第一批一級培訓機構中唯一一家民辦教育機構。

一個理念奪得兩項第一,創出著名品牌

     一九九三年教育部在北京試點舉辦高等教育學歷文憑考試,深圳“環球培訓中心”成為北京之外,唯一舉辦試點考試的民辦教育機構,也是深圳特區最早舉辦全日制大專的民辦教育機構,僅用20天時間,就招收了近千名全日制大專生,并因此取得優秀成績,受到特區媒體的報導,北京電視臺也千里迢迢作了采訪和報導。在這個基礎上,深圳振西科技商貿專修學院正式組建成立了。

     但是,由于當時一些部門對民辦高等教育的崛起和發展不甚理解,在其后的發展中,振西學院碰到了重重困難,甚至在舉辦全日制大專的十年中,有五年得不到合法招生的權利。

     然而在不利的政策和環境中,深圳振西科技學院又憑借教育創新的傳統,借助院長施振西提出的“超值教育”的新理念,擺脫了困境,又一次創出了具有創新特色的新品牌。這個新理念,以因材施教為核心,激勵機制為手段,鼓勵大專學生,通過個人努力奮斗,刻苦讀書,積極參加社會實踐,在掌握專業知識的基礎上,學習掌握各種社會需要的技能,實現大專學習期間的雙“超前”,即超前完成大專學習任務,超前完成本科學習任務;三“超越”即超越自我,超越國家計劃要求,超越社會平均水平;最終要實現為社會不斷做出貢獻,實現“超值的人生價值”。

     2001年振西學院曾在廣東全省規模最大的31所院校的全國統一考試中,奪得了平均分數第一,平均合格率第一,兩項冠軍,而且平均合格率達到全省平均合格率的1 .6倍,當時有16所普通高校的同類班同時參加考試,振西學院的成績不但超過了所有參加考試的普通高校同類班的成績,而且合格率甚至是一些公辦名校同類班合格率的1.58-2.1倍。2002年振西學院全日制文憑考試中,80分、90分以上優秀成績人數與總人數的比率是廣東全省平均的2.5-3倍。

     在振西學院,每年都有一批勤奮的大專生,不但提前獲得大專畢業資格,甚至大專三年期間,取得本科畢業資格,實現“人生超值價值”的第一步。1999年入學的會計電算化班,全班25%的學生,二年半內考完了本科全部課程,同時提前取得大專、本科畢業的資格。2001年招收的初中畢業起點的外貿英語五年制少年本科實驗班,近70%的學生,三年半內(相當于大一第一學期)已考完本科的70%的課程,超過了同期入學的大專畢業生的英語水平。因此,每年都吸引了一批已被國家普通高校計劃招生的大專、本科錄取的高中畢業生,放棄計劃名額,慕名前來振西學院就讀。2003、2004兩年招收的初中畢業的五年制少年大學生班,連續爆滿,甚至中考750分的畢業生,也放棄重點中學不讀,而選擇了振西學院的五年制少年本科班。“超值教育”的新理念,新管理機制,不但使該院師生樹立了一個團結、競爭、不斷進取的好校風,而且提高了每個學生社會就業的競爭力,這些既有文憑又有技能的畢業生,在社會上十分受歡迎,近幾年就業率連續達到98%,使學院的整體競爭力也得到不斷提高,創出了民辦高校的知名品牌,走出了民辦高校通過創新,提高質量,求得快速發展的新路。

一個品牌搭上高速發展的快車

     2003年,在黨的“十六大”鼓勵民辦教育發展和《民辦教育促進法》公布的有利環境下,振西學院憑借前十年創出的著名品牌,搶得了快速發展的機遇。一年時間內,校園擴大了30倍。到2004年底,又新建了廣州、粵西兩個校區,校園面積又翻了一番,建筑總面積達到9萬多平方米,并擁有國際標準塑膠跑道的大型運動場,大型燈光藍球場、網球場、室內體育館、健身房、容納2000多人的禮堂、圖書館、實驗室、語音室、電子琴和鋼琴音樂室、藝術室、多媒體及帶空調的教室,學生宿舍等等現代化的教學設施。優美的校園還被市政府授予花園式、園林式單位。

     振西學院不但大專、本科班辦出了特色,創出了品牌,而且借用大專、本科的品牌與經驗,在短期內把初中畢業起點的中、高連讀的五年大專的各種實驗班,也辦得特別受深圳市的學生、家長和中學校長的歡迎,贏得了一片贊譽之聲,以至于2004年計劃招收6個班,最后卻突破了10個班,連中考500多分,600多分,甚至750分成績的學生,也踴躍報讀振西學院的少年大學生五專、五本實驗班。還通過與韓國、美國著名大學的合作辦學,幫助出國留學的初中、高中畢業生,創造了一個既能少花錢,又能保證質量,保證學生全面發展,同時取得國內外學位與學歷文憑的條件和環境,開拓了又一個全新的發展模式。

     2004年振西學院經政府批準立項,正實施新的千畝校園,萬人大學的擴建計劃,按照學院的十年規劃,該院在發展高職教育的基礎上,進一步為創辦一所新型的,瞄準為高新科技發展培養人才的,以新興科技專業為主,兼有經貿、外語、藝術專業,產、學、研并舉的綜合性大學——“東方和平大學”而努力奮斗。

一身正氣為天下之憂而憂

     早在上個世紀,那個近乎瘋狂的年代,施振西所以受盡磨難是因為一身正氣,而難能可貴的是施振西卻能在數十年一次又一次的磨難中,依然正氣一身,直到花甲之年依然不減當年。他為一份政協刊物寫了如下為人準則:不唯官、不唯上,百姓為重;不唯名、不唯利,求實創新;不怕鬼、不信神,命運自主;不怕苦、不畏難,自得其樂。這是他一生堅守的人生觀,折射著他的一身正氣,一股朝氣。

     文革初期,當他自己剛戴上反革命帽子,在受到批判的第二天,他看到系主任宋濤被戴著高帽游街,毅然找到工作組,要求加以制止。

     一九七一年,林彪反革命政變前夕,當時的杭州是林彪及其死黨陳勵耘,企圖謀害毛主席的重災區,他所在的大企業正是受林彪死黨陳勵耘等推行為林彪反革命政變的“路線教育”危害最嚴重的地區。當時一批批干部在“路線教育”中成為反革命受到迫害,施振西依然敢于揭露林彪死黨陳勵耘破壞生產的罪行,反對播放“林彪語錄”。在林彪反革命政變前夕,雖然成為反革命受到批斗,依然正氣一身,怒斥林彪死黨陳勵耘一伙的無恥行徑,直到林彪自我爆炸。

     當他再次受到“三代走紅”的投機分子的誣陷而成為反革命,關進土牢后,依然正氣凜然。在“土牢”中,向小平上書萬言,揭露種種“左”的現象與本質,并同時用一首長詩呈剛上任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江華,把利欲熏心,嚴重違反黨紀國法的個別家伙告上了最高人民法院,并用七天的絕食抵制威嚇,而這個別投機分子最終身敗名裂,受到黨紀國法的制裁。施振西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的第十天,獲得人身自由。

     雖歷經磨難,甚至一度家破人亡,但在政治上獲得解放后的施振西,從未想到個人的恩怨,而是積極投身到改革開放的潮流中去,在小平理論的旗幟下,勇敢地向舊體制沖刺。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他因為勇敢地宣傳和實踐小平改革開放的理論受到來自個別省級領導的打擊和壓制時,他依然不屈服,勇敢地砸爛鐵飯碗,移師深圳,更轟轟烈烈地為改革開放十余年如一日的一天工作近二十小時。

     八十年代末,在國家和民族碰到生死存亡的考驗,在那個特殊的日子里,施振西堅守在深圳特區,這塊小平改革開放的陣地上,堅持向來深圳考察的黨政、企業領導骨干宣傳,由小平培育的深圳特區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真正代表中國人民的未來與希望。并代表中國平民、中國老百姓向媒體反映來自民間的聲音,也正是在這個背景下,他十分鄭重地請一位著名書法家抄錄了他贈給國家主要領導人的一首詩,寄到國務院,期望高層領導,排除干擾,堅持改革開放,堅信炎黃子孫都會支持小平開拓的中國改革開放的事業,堅信歷史會做出正確的結論。

     早在1987年,當他考察了深圳特區之后,回到杭州,第一件事,就是給剛走馬上任的上海市長,未來中國的總理朱镕基和上海市主要領導寫信,建議上海走深圳特區的改革開放之路,讓大上海為中國和世界的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1995年,當深圳特區民辦高等教育由于教育行政部門個別領導的失誤,走上了十字路口,當一些人,打著民辦教育的旗號,坑害數千青年學子,胡作非為,而又具有一定背景,平民百姓,敢怒不敢言時,一身正氣的施振西,又再次拿起法律的武器,以一個市級優秀教師的身份,公開署名把這些家伙告上了省、市政府領導部門,直到國家教委主要領導。獲得了省、市、國家教委主要領導及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的支持,為數千青年學子挽回了數千萬元的學費損失,維護了平民百姓的利益,打擊了教育領域的腐敗與歪風邢氣。盡管以后十年的辦學中,受到種種打擊,辦學受到嚴重損失,可是,施振西卻自豪地表示“平民教育家,就要為平民百姓受教育排憂解難”。

一顆愛心,愿普天下孩子都能受到優質教育

     一九五零年,蘇北小鎮,一個風雪交加的冬天的清晨,父親交給當時才十歲的施振西一包舊棉襖,要他冒著風雪送到一里外一戶住著小茅屋的人家。推開茅舍的柴門,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風卷著雪花直刮進茅屋頂的大洞,一張破板床上鋪著稻草,一個母親抱著兩個孩子赤裸裸的蜷縮成一團,在瑟瑟發抖。這眼前的一幕永遠刻在施振西的幼小的心靈里,時時激勵著施振西為天下窮苦人發奮讀書,為天下窮苦人忘我奮斗。

     讀初中時,因為家庭貧寒,暑期打工的施振西,常把所得的工錢分一半給流落街頭的叫花子。去北京讀大學前,父親請街坊鄰居吃飯,叫施振西去買一角錢茶葉,一出大門就看到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叫花子,他分出一半給那個可憐的孩子,買回五分錢茶葉。父親誤以為他扣下五分錢,十分生氣,后來從母親口中得知了實情,父親高興得連連夸獎。這件事在街坊中流傳著,成為街鄰用來教育子女的佳話,施振西正是在這樣一個充滿愛心的家庭氛圍中成長起來的。

     成家有了孩子后,施振西愛孩子,當時在那個萬人大廠中聞了名的。動亂年代,五歲的女兒因施振西遭受磨難而夭折,曾使他傷透了心。但七十年代末,當又一個小生命來到人世的時候,施振西扮演了一個“天下最有愛心”的父親角色。他認為,對女兒最大的愛,莫過于從生命起點,就給她創造一個“科學而溫馨的教育環境”。遭受了多年磨難,滿身精神創傷的施振西,把全身心的愛都傾注在剛出生的獨生女兒——小云鶯的身上,并期望探索一套從孩子出身第一天起就實施科學教育的方法。

     在云鶯出身前,施振西就攻讀了十幾本國內外的兒童心理學著作,從云鶯出生第一天,就摸索獨特的幼兒早期教育的方法,到云鶯五歲時,方圓十里的人稱施振西:“訓練出了一個小神童”。其實施振西不贊成稱“神童”,他認為這是用“愛心”摸索出的早期教育的結晶。五歲時小云鶯就能毫不費勁的學習高中的古文,高中的物理。在一次全杭州市500多個五歲同齡兒童的幼兒智力競賽中,她不但一舉奪得一等獎第一名,而且一道令所有參賽者得零分的智力題,小云鶯卻用高中物理的原理,隨機應變,在規定的三分鐘內解得令主考官嘖嘖稱奇。這道智力測驗題,二十年后的今天,用來測驗了一批大學畢業生,三分鐘之內70%的人交了白答卷。施振西正是用愛心澆出了第一朵成功之“花”。

     今日,在振西學院全日制大專、本科創出著名品牌的時候,施振西又開始關注深圳市一大批考不上計劃內高中甚至有些調皮搗蛋的初中畢業生,惦記著如何為這一大批家長排憂解難,思考著,如何把這樣一批歷來進入市內一些學校后,基本不讀書,包括少數打架三、六、九,胡鬧天天有的孩子,引上成才之路,受到優質教育。

     振西學院于2003年開設了七個初中畢業起點,從中職、到高職五年大專連讀的實驗班,配備了各有管理特色的班主任,按“超值教育”的理念,因材施教,激勵機制的方法進行管理,這批孩子入學第一個月,可“熱鬧”了,少數學生逃學、打人、酗酒、早晨睡懶覺,晚上鬧通宵,……班主任老師精神壓力也特別大,有人認為這是一項注定要失敗的實驗。

     可是施振西認為,這是一項“愛心實驗工程”,其難度、意義和責任絕不亞于辦一所培養“尖子”的重點學校。施振西采用因材施教、分類管理、分層次教學和嚴格的班主任負責制的管理辦法,同時向全校員工提出了“用愛心、責任和創新精神”來創造奇跡的動員,又一個月過去了,奇跡果真發生了,清晨,孩子們邁著整齊的步伐在操場跑步、做操,上課鈴響了,教室早就坐滿了靜候老師上課的“五專生”,7:30的晚自修,教室里7:00就坐滿了靜悄悄的做作業的孩子們,熄燈鈴響了,學生會的干部,自發組織的“紀檢隊”來檢查宿舍了,曾經深夜喧鬧的男生宿舍,現在卻是一片安靜;學校組織的“揚起理想的風帆”、“大學、理想、成才”的有獎演講競賽,一場又一場,熱鬧非凡,每一個同學都參與其中,在全校和大學部共同舉辦的演講決賽中,這些多年來,曾經被人們帶著有色眼鏡看待的孩子們,不論是紀律、組織才能、演講水平和形式的創新,都不得不令大學部的老師、學生、員工刮目相看;學校組織十五周年校慶,院長提出開展 “樹立六大現代意識”的系列活動,讓大學部、五專部的學生,用創新精神來營造一個全校師生勤奮、積極向上的氛圍。五專部孩子們的表現又讓大學部的師生吃了一驚。校慶聯歡會組織節目,因為好節目太多,晚會排不下而讓“導演”犯了難;學生會的足球隊、籃球隊、武術隊、樂隊、文學社、文藝部、宣傳部、廣播站,也如雨后春筍般紅紅火火的開展各項活動,“和大專部的哥哥、姐姐們比學習、比紀律、比課外活動、比創新精神……。”在“樹立現代化競爭意識”的系列活動中,孩子們推出的這一口號和行動,也著實讓大學部的學生、班主任、部領導有些壓力,因為擺在眼前的一個事實,這些孩子們的進步太快了,以至應戰時有些措手不及。奇跡就這樣發生著,被人們視為“包袱”的孩子們,在“愛心工程”的指引下,成為學院實施“超值教育”的理念中,最具競爭力、最有朝氣、最引人注目的積極因素,師生們稱其為“超值教育”培育出來又一朵奇葩。

     在入學后兩個月的總結會上,院長總結著,講述著一個個班主任、老師用“愛心和汗水”編織出的感人故事,老院長的眼睛濕潤了,年輕的班主任激動得飽含著淚水,臺下的女孩子眼睛模糊了,連那些曾經喜歡動拳頭的男孩子,也控制不住靜靜淌下的淚珠。一句話,神奇的“愛心”,熔煉了孩子們埋在心底的熱情、奔放、積極向上的天性。創造了用常規思維的人們,認為不可能發生“奇跡”。同時也帶來了2004年,振西學院少年大學生班的招生奇跡,不但火爆得招生人數超過原計劃80%,而且有一批中考500分、600分,甚至750分高分的優秀學生,慕名報讀學院的五年制少年本科實驗班。

     在振西學院,不僅有已經畢業的30名來自貧困地區的,由學院院長施振西與著名企業家利煥南先生共同承擔學費、生活費的“宏志班”,還有全國婦聯當年培植的,來自全國貧困地區由社會捐款培養的“春蕾班”的高中畢業生,是由院長親自去北京挑選出來的,她們的學費、生活費全部由施振西承擔、還承諾全部在特區包推薦工作;記者還了解到,施振西還發函邀請八年前在風雪高原的除夕之夜,承諾從小學到高中學費、生活費全部由他負擔的十名少數民族失學兒童,高中畢業后可以來振西學院免費讀完大學,并推薦其工作。記者拜讀了七年前發表在青海日報上,在貧困失學兒童除夕聯歡晚會上,施振西即興寫的一首題為“心愿”的詩:“風雪高原除夕夜,北國南疆兩相連,春風已綠江南岸,萬紫千紅方是愿”。從這里記者發現了施振西成功教育的奧秘和心愿——愛天下窮苦之人,以天下父母之愛心,愛普天下的孩子們,并為之“忘我奮斗不息”。施振西在艱難的辦學的過程中,還向中國人民大學吳玉章獎勵基金會等先后捐款數十萬,為各種科技文化活動捐款近百萬。近二十年來,一家老兩口每天為教育忘我工作十八、九小時,從不計較人享受,以至為了辦教育而賣掉豪宅,不買轎車,把千萬財富貢獻給教育,而自己一家人依然過著一般百姓平淡的生活。

     今年,一家三口商定,從2004年起,十年內將在貧困地區每年資助十名品學兼優的兒童,從初中畢業起,來深圳讀完高中、中專、大專以至本科,并幫助他們在特區創業或推薦工作。施振西的愿望是,期望普天之下窮苦人,都能通過教育的發展富裕起來。

     2004年初施振西一家,被深圳市民投票,推為“深圳特區最具愛心的家庭”。

     本文正要排版時,看到1月23日香港商報的一則新聞如下:標題為“振西學院捐募超20萬元”。[商報訊]被評為“深圳十大最具愛心家庭”的振西科技學院院長施振西一家,這次又為印度洋災區獻出愛心,捐款5.8萬元。在他帶動下,連日來大學生們在院團委、學生會的組織下,不但紛紛積極捐款還放棄休息,連續4天到街頭進行救災宣傳與募捐活動。目前,捐款與募捐款已超過20萬元。

     在深圳市剛剛揭幕的第二屆“深圳關愛行動”及為印度洋海嘯災區捐款、募款的行動中,振西學院涌現了大量令人感動的“關愛”事跡,特別是師生員工頂著深圳罕有的寒風,在街頭堅持十幾個小時,為災區募捐宣傳、演講。他們的愛心和奉獻精神,令人感動,深圳市民、港澳同胞及各地游客紛紛解囊捐款。此舉受到社會各界和媒體的贊揚。

     振西學院是一個有著“奉獻愛心”傳統的民辦名校,校園里不僅流傳著一個又一個老師關愛學生;學生之間相互友愛;師生關愛后進學生,幫助學生進步;學生集體義務獻血;師生捐款幫助生病同學的動人事。在深圳市第一屆“關愛行動”的活動中,院長施振西一家,還被深圳市民投票選為“深圳十大最具愛心家庭”。

     同學們自豪地講:“我們學院的‘超值教育'理念,不僅幫助同學們取得了在省、市民辦高校名列前茅的好成績,而且組織的一次又一次出色的社會實踐活動,幫助我們提高全面素質。

     施振西說:“我出身在長江三角洲,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長江水災,廣大僑胞熱情捐助,‘血濃于水'的口號,至今銘記在心,這次海嘯,南亞、東南亞廣大僑胞同時受難,一想起僅印度尼亞齊待救援的孤兒就有3.5萬,就覺得捐款救災,是世界公民的義務。”

一個愿望,讓教育科技、文化成為推動世界和平的力量

     筆者面前的施振西顯得這樣“年輕”而儒雅,人們不能相信他經歷過人生幾乎所有的磨難。也許,源于他對祖國對事業的永遠摯愛和永恒信念。不論是被斗,成為“階下囚”,還是在惡劣的環境中“勞動改造”,到后來遭人陷害,他都始終末能泯滅他的信念和一顆赤誠的心。

     2002年8月22日,施振西作為中國民辦高校杰出代表,以“世界和平大使”的身份,出席了美國華盛頓白宮廣場和中國山東蓬萊同時舉辦的“世界和平節”,接受聯合國世界和平署官員頒發的“世界和平與發展貢獻獎”。

     “人生六十且少壯,尚可策馬揚鞭,為中華的科技文化發展再干20年。”年屆花甲的施振西壯心不已,1997年施振西在接受香港媒體采訪時,提出“世界華人攜手,共筑大中華科技文化圈”的理念,并把它作為今后奮斗一生的愿望。近年來,他克服重重困難、積極籌建一所屬于世界華人的科技與人文綜合性大學——“東方和平大學”以及“世界華人科技苑”、“世界華人現代文化博物館”,以此三項開發,作為華人科技文化圈的一支重要民間力量,作為聯合發展華人科技的紐帶,在世界華人中形成一個強大的華人教育科技文化圈,為世界的和平與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他認為教育、科技、文化的發展是推動世界和平的最根本的力量,一直籌劃“世界華人教育、科技、文化發展論壇”“世界華人教育、科技、文化發展大會”暨“世界華人和平節”而不辭勞苦地奔走、呼吁、籌劃、聯絡,積極籌建“東方和平大學”、“世界華人科技園”,“世界華人博物館”,作為世界華人教、科、文活動的基地,并希望以此作為世界華人教育、科技、文化聯系的紐帶,為世界和平做出新貢獻,并為此奮斗終身。

一次次風暴錘煉了振西學院的品牌

     最近有人質疑,某媒體連續7天用10個版面對振西學院的負面報道,是振西學院與媒體合作制造的新聞炒作,其效果是小罵大幫忙,大大幫助振西學院在全國平民百姓中提高了知名度、美譽度。

     其實,這一質疑是沒有任何根據的,而這一分析卻是有道理的。因為一個真正著名的品牌是不怕媒體“轟炸”的,民辦“振西學院”的品牌,正是經受了一次又一次“水深火熱”的煎熬而錘煉出來的。

     早在1993年,施振西運用前期培訓的質量品牌,舉辦特區第一個民辦的全日制大專班,僅用20天時間就招收全日制大專生近1000人,學生用“教學嚴謹、熱情如春”向學校贈了錦旗,特區的媒體與千里迢迢慕名而來的北京電視臺,作了頻頻報道。1994年教師節十周年之際,市委、市政府六個領導部門破天荒地聯合發文,向市長推薦施振西為市級優秀教師;可是某教育官員,卻在第二年就加以扼殺,不批準其全日制大專的招生,而公開支持另一個有官員背景的新培訓機構,進行全日制大、中專的招生,這個機構連續兩年全日制在校生達到數千人規模,卻因為只追求盈利,不懂教育與管理,釀成了學生罷課,教師罷教,家長在市政府前靜坐示威,而被深圳市政府取締。而投資了數百萬教學設施辦學取得成就的施振西,卻因兩年不能合法招生,遭受災難性的打擊。可是1997年他卻繞開這個教育官員的管卡,與暨南大學簽約合作,再次運用雙方的教育品牌招生,又是用20天時間招生近千人,并進一步塑造了“超值教育”質量品牌與全面素質教育的品牌。

     1995年,施振西又因仗義執言,把“廣州天河”“深圳康奈”兩個騙子公司騙用媒體與“官員背景”騙取千名學子,數千萬學費的騙局,加以揭穿,受到省、市和中央領導的支持,接受了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的采訪,但也得罪了一些“被斷了財路的機構和人”,此后,十年辦學,有七、八年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打擊和刁難,但是,深圳振西科技學院依靠《民辦教育促進法》、依靠教育部門領導的支持,特別是依靠自身嚴格科學的管理,勇于創新,善于創新的品牌支持,一次次經受了暴風雨的考驗,在最近兩年內,校園擴大了60倍,在校生規模擴大了8倍,招生一年比一年火爆。

     2004年9月,振西學院在遭到某媒體失實報導的沖擊下,學院照樣教學秩序井然,沒有一個學生、教師借機鬧事、停課,前來調查的市政府、市教育局的領導在向近百名學生教師調查后發出了驚嘆:“沒想到面對媒體如此沖擊,振西學院依然教學秩序井然,更沒有想到教師、學生如此為學校講話。”結果是,雖然部分外地剛入學的新生家長,不明真相匆匆從外地趕來,逼著不愿退學的學生退學,但大部分新生與02、03級的老生及數百家在深圳的學生,不但沒有跟風,卻自發組織起來聲援學校,結果全校師生、員工團結一致,教學與管理,各項工作做得更有成效。

     當時教育界許多朋友,著實為振西學院捏了一把汗,認為這樣的沖擊,就是一些公辦學校也會被沖垮,勸施振西在其他媒體上予以反擊,但施振西卻胸有成竹,反對在媒體上一刀一槍,打口水仗,他說:“不用吆喝也能頂住風浪,才是真正的品牌。”

     結果人們看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當該媒體揭露其他一些企業、學校的陰暗面時,時有轟動效應,不少媒體轉載其新聞,百姓網上加以抨擊,進一步揭露,而這一次,卻遭遇到“尷尬”和“冷落”。全國沒有一家報紙加以轉載,大量網民的評論全是一面倒,一致抨擊的卻是這家媒體的炒作,沒有一個帖子對振西學院進行指責。最有諷刺意味的是當這家媒體,又一次發布了有關振西學院的不實新聞時,同一天卻有另兩家媒體,在顯要位置對振西學院的教學質量與發展,作了報道。這絕不是巧合,是偶然中的必然,反映了一個著名品牌的社會認知度與美譽度,也反映了民辦教育的品牌抗壓性越來越強。

     2003年振西學院被權威機構授予的“廣東十佳民辦大專院校入圍獎”“2003廣東最具競爭力民辦高校前10強”,院長施振西獲中國教育家協會頒發的“優秀教育家獎”;2004年歲首剛獲評“中國民辦百強學校”,而歲末又被中國教育界的權威機構評為“中國民辦學校50強”、“人民滿意學校”、“社會滿意學校”、“誠信學校”等等,施振西還婉言謝絕了“杰出教育家”、“世界杰出名人”等入選的邀請。

     施振西坦言,品牌不能遮掩民辦學校的某些先天不足,振西學院距離合格的中國著名教育品牌還有很大距離,對媒體的負面報道,不論是否真實,愿把它作為一面鏡子加以對照,對自身嚴格要求,歡迎更多的媒體加以監督,并堅信,只要堅持嚴格科學的管理,堅持教育創新,中國著名的民辦教育品牌一定會越來越多,振西學院一定會成為真正著名教育品牌,走向全國,走向世界。

主辦:北京東慧智業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中國民辦學校網 www.gqytli.tw

網站備案編號:京ICP備05028821號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