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tle']
談我國民辦高等教育的發展與制約問題
文章發布于:2009-12-12 20:51:00
                                                                                        曲阜遠東職業技術學院吳金

     在全國高等教育事業的蓬勃發展中,民辦高等院校,近十幾年來迅速崛起,呈現了突飛猛進、日益壯大的強勢局面。隨著國家政策的支持和投資多元化的機制,許多民辦院校,不論在建設規模和教學管理,教學力量上,均達到了相當的規格和水平,已成為我國高教領域中一支獨具優勢的生力軍,分擔了國家很大一批高等人才培養的任務。這是一件十分可喜的事情,是改革開放的一項重大成果。距今年的統計,全國民辦高校本、專科的在校生和畢業生已在萬人以上(包括學歷文憑試點畢業的學生和地方承認大專學歷的國家計劃外的畢業生)。這對我國全面的人才培養工程和教育大眾化的實施,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推動。特別是在國家教育經費尚不充足而社會發展又亟需高等人才的情況下,民辦高校的興起,通過多渠道、多種形式的吸引大筆資金,興教辦學,也是完全符合國情和對增強國家教育實力的一個重要的補充。

     中央明確指出:“要改變辦學體制,改變政府包攬辦學的格局,逐步建立以政府辦學為主體,社會各界共同辦學的體制。”特別是高等院校,必須是公辦,民辦同時并舉。大力發展民辦院校,重視與扶持民辦院校,是順意時代趨勢的一項重大方針和戰略性任務。再經過若干年的規范與建設,我國的民辦高等院校,即國際通稱的“私立大學”,將在全國高等教育陣地上,占有更重要的位置和更大的比例,發揮出更大的作用。這當然要在國家指導下,經過一個再努力的過程,一個逐步消除主客觀方面尚存在某些難點和制約因素的過程。我國教育界人士對此是充滿期望和信心的。

     目前的情況是,民辦院校,一方面國家重視,發展很快,并日益顯示了極大的活力和優勢,后勁很強,前景廣闊。而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作為創業階段成長中的新生事物,也還有著很大的不成熟、不完備的薄弱性和不穩定性。在建校、辦學和繼續發展上,面臨的難點和來自主客觀方面的制約因素,比國辦院校要大的多和困難的多。近些年不少民辦院校起伏很大,有的經受不住制約的難題,乍起則落,被迫下馬,很多是在種種困難下舉步維艱,勉強維持。個別的由于辦學思路不對頭而被淘汰的則另當別論。更多的還是有識興學,又投入了相當的資金和心血,有了一定的基礎。只是由于種種難題的制約,而久久拓展不開路子,有的則陷于進退兩難的困境。這是民辦高教事業發展中,迫切需要認真研究和調整解決的大問題。各種制約因素不消除,會嚴重妨礙這一新事物的壯大和全國整體教育資源多元化的開拓和其巨大活力的發揮。

     民辦院校創建后遇到的制約和難點,首先就是來自觀念上的問題。社會各階層人們,對新出現的“民辦大學”、“私立大學”缺乏了解和認識,雖然國家確認為“社會力量辦學”,但許多方面,乃至一些地區的領導人員,也認為“私人怎么能辦大學”和“大學怎么能私人辦”?于是條條框框相繼出現,比如:只能是計劃外的,只能辦非學歷的,只能辦專科層次的,只能辦職業技術教育的,只能發結業證書,實證書的,只能在名稱上加“培訓”或“專修”字樣的,等等。近年來,在《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支持與推動下,民辦院校可以進入全國普通高校的學歷教育大系列,上了一個大臺階。但大都限定在職業學院的專科層次上。這就使人們對民辦高校持懷疑態度,視之為“非正式大學”的觀念上的誤區一直難以消除。對“職業技術學院”這個稱謂。在民間還有誤認為是“技工學校”的種種誤解。

     在學制方面的制約,也是一個難以解釋清楚的問題。同樣是高中畢業生,一個上四年叫本科生,一個上三年則為專科生。這些年“本科熱”風行,專科生很尷尬。就考生來講,唯一的差別就是統考分數低了一點,絕不能認為是學生的才資素質有什么截然的差異。但這樣一來,就變成了好學生上本科四年,上三年高職的都是次學生。這一年一字之差,卻成了個天壤之別。分數差了點,命運大不同。怎么呢?到社會上看,人才招聘、職工錄用、崗位選任,幾乎所有用人單位,都堂而皇之的打出了“本單位只招聘本科以上畢業生”的牌子,高職生被拒之門外。我多次向學生們講過:“你們是國家亟需的高等應用型人才。”但到社會上乃至國家部門那里卻都成了泡影。很有才華的學子,成了低人一等的“準大學生”。于是一大批高職畢業生,又被迫走“專升本”的路子,不僅又要花很多錢,而且也是一種重復學習,浪費年華。加重了人們對民辦高職院校的不予認可的誤解和影響。據說“專升本”之后,各單位還是“登記”你的最初學歷“大專生”。這實在是刁難青年學生,不講道理了。

     這還涉及到就業上的另一個制約,即“高職”特別是民辦職業技術學院及其畢業生的社會定位問題。處于偏見和誤導,很大一部分“職業技術院校”畢業生的就業并不理想,并不準確。一是就業困難,一是崗位偏低,工資待遇受到很大限制。從而造成這批學生的若惱和迷茫。少部分畢業生工作一二年后成績顯著,當了一級主管或自立創業當了老板,有的考上了公務員,但也是付出了極大的艱辛。我做了十幾年的民辦院校工作,對近萬名的畢業生進入社會后的處境和今后的路子,深感不安。不少學習好、品德好,很有能力和才華的學生,為一之差而找不到應有的位置和天地。應該呼吁社會各界,要正視這個不公平的有關學歷和人才方面的問題。

     由此而來的則是民辦院校的建設與資金問題。高職教育定位不準。民辦院校的發展資金就受到了極大的限制。生源越緊張,收入越減少,后續建設乏力,又反過來妨礙了生源的增加,陷入惡性循環。在“生源大戰”、“本科院校擴招不止”的情形下,明顯處于劣勢。這種不健康的教育方面的畸型現象,受害最大的是民辦院校。有些辦學者,包括海內外熱心教育人士,資金不菲,也有能力組織很高水平的師資隊伍,只是礙于這些制約難點,一期投入大約幾千萬元,搞了六七年,始終得不到批準舉辦本科教育或堂堂正正地辦個大學,今年是二等職業學院,明年還是專科教育,檔次上不去,投資日漸萎縮,學校停步不前,就失去了繼續投入的積極性,失去信心乃至打了退堂鼓。

     其實這種情況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分類有序地加以放寬,允許多種形式辦學,比國辦大學連年過度擴招要妥當的多,有利的多。學校叫什么名稱,不是本質問題,不必限制過死。

     這些制約因素反映到學生身上,集中為民辦院校學生的心態定位和學業定位問題。所謂高等實用型、應用型人才,究竟其社會對口位置是什么,用人單位對他們的實用、應用知識和技能的要求是什么?很不明晰。大部分民辦院校被限定于職業技術教育的范圍里,而實際上這不是他的長項和初衷。所以實際上仍然還是傳統的普教模式,理論教育課學不深,實踐實訓課跟不上,實驗基地建立困難,學生的學業有點不倫不類,學習情緒不能穩定。學校出于好心,幫助學生去“專升本”,這在學業上又違背了高等職業教育原則。雖然為學生適應社會找個出路,但顯然是一種偏差。

     絕大多數民辦院校很難避開各種制約所帶來的困難。少數院校資金條件好,靠“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每年花上千萬元的宣傳費、幾百萬元的招生“獎勵”費(實即傭金),再用所謂“豪華”“高檔”的高樓大廈打造“名校風貌”,極力炒作所謂“一流”品牌,用以招攬學生。以學校的擴張和膨脹為榮。明眼人都清楚,這是拿學生家長的血汗錢開玩笑。而這種純商業性的炒作和傭金手段,近年來惡加效仿,蔓延不止,而且不斷加碼。事實上已嚴重損害著民辦院校的聲譽和尊嚴,到頭來極不利于民辦教育事業的協調和穩定的發展。在中國教育領域,應該加以評論和整飾,不能任其繼續下去。

     消除民辦院校發展中的各種制約和不利條件,根本的還是要對民辦院校,特別是民辦只能舉辦的職業技術院校,樹起一個正確的認識,確立民辦教育和民辦高職院校在我國教育領域中的特殊性質和應有的重要位置。盡快地按照規范的要求同全國統一的教育平臺真正合拍與接軌。也就是為這類的民辦院校“正名”、“正位”,名正言順,制約和偏見自然減少。

     現代社會的人才需求,是多層次、多方面的。是立體性結構而不是一條直線;是一種網絡而不是一個平面。在初、中、高三個檔次的教育體系中,高等教育也必然有其不同的類型、不同的分工和不同的培養目標,以適應社會對高等專業人才復雜的要求。普高本科教育和高等職業教育,是不同目標的兩種教育方式,前者以學科教育為中心,后者以實踐教育為中心。如果就前者著重于系統知識和學術思維訓練,而后者則著重于實用技能和綜合素質教育。這兩種類型的高等人才,都是現代社會經濟與科技發展中亟需而不可或缺的,只有培養目標與教學方式的不同,沒有社會等級的差別。按照國外科技發達國家的經驗或者說是一種慣例,普通大學教育和高等職業教育,是各成體系的兩個并存的高教系列,二者互通而又互補,多數的高等職業技術學院學制為四年乃至六年至九年(包括實習學期,如德國),高等職業學院的畢業生同樣可以獲得學士以至博士學位,成為社會生產和經濟活動中很重要的高等人才。在美國普通大學畢業后,很多人還要再到高等職業院校學習兩年,就會得到更高的就業崗位。我國教育部高教司領導(張堯學司長)前兩年在一次會上曾講過這個意見。現在應該明確和確定下來。給民辦高校一個發展方向和空間。許多進入普通高校統招系列的民辦院校,已基本具備了相當的條件,只要從“低一格”的束縛中放開,略加充實與調整即可迅速提升。這對于民辦院校的發展和整體教育資源的優化組合,均十分迫切十分有利。

     我始終堅持這樣的看法,既然我們十分重視和亟需高等職業技術應用型人才,那就應該充分給予明確的定位和發展的空間,明文宣傳不論民辦也好,國辦也好,高等職業教育不是分流“高考落榜生”的二等大學或“非正式”大學。目前的三年學制,絕不能搞成本科教學的壓縮。如確需為四年學制,那就改為或部分學院改為四年學制。對以三年,四年的學制之分來叛定人才的高下,實在是太無知的偏見了。如果辦三年高職高專,而社會用人單位仍然打出“非本科四年畢業者免談”的糊涂招牌,那我們還辦高職高專學校干什么呢?畢業而不被認可,就業吃大虧,那就等于是誤人子弟的教育。我們不能讓這批被帶上不公正帽子的高職類院校的學生們,再遭受無端的委屈了。應該考慮的是,分檔降分錄取民辦高職學生,這種分流的辦法是不是科學的和真正公平的,是不會造成人才培養不規范的不良后果和錯位的弊端。應在深化教育改革中加以辨析。

     至于說大學教育的“民辦”和“國辦”,只是投資主體的不同,應該說更不是什么教育的本質問題了。這方面的一些認識上的誤區和懷疑,隨著事業的發展,已日漸淡化。但以此來限定辦學層次和范圍,只能走一條路,仍是不合理的看待。一個學校是否合乎高等學府的標準,主要是看教學設施、教學質量和畢業生的合格與水平。民辦院校建立不久,規模與實力,不能同國辦老校、大校相比;也不能以規模越大、樓房越多的標準來衡量民辦院校的辦學質量與水平。相互攀比也是沒必要的。民辦高校,規模可大可小。叫大學也好,叫學院也可,這無關大體。國外的麻省理工學院和過去的協和醫學院、中央軍事學院、北京醫學院乃至再早的“美專”、“藝專”等等,也不比現在的“大學”低一格。

     關鍵在于教育教學質量怎么樣。作為民辦院校自身,目前所追求的,當然有規模效應的一面,但更重要的還在于準確的社會定位和辦學定位。以教學與管理的質量立校、質量強校。職業教育所面臨的種種難點,已直接落在民辦院校方面。多數民辦院校,極力想擺脫三年制高職的困境,就沒有把辦學和教學的重心,真正落實在高等職業教育的特殊要求上來。基本上還是普教式運作。沒有充分體現重實踐教學的優勢和特色,生源和畢業生兩頭都會有問題。就業自然不會太好。這需要民辦高職院校在自身建設中加以解決,不然就會高不成低不就,路子越走越窄。社會再支持也是沒有用的。辦出特色來,國家會更加支持,對生源的吸引力也會增強。

     我國民辦院校在困難中成長,生命力還是很強的。只是由于主客觀尚存在的各種制約,走在一條發展中的不平坦的道路上,總體上還是一個教育大環境中偏弱勢的群體。需要國家為其正名,給予更大的扶持,也需要社會各方面對這一新生事物的認可與理解,需要國辦院校給予多方面的支援和幫助。有了這些實際的推動與促進,我國的民辦院校,必將在現有的基礎上,顯示出自身的活力和優勢,再上新的臺階,在祖國的人才培養工程和全國教育事業中,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主辦:北京東慧智業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中國民辦學校網 www.gqytli.tw

網站備案編號:京ICP備05028821號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